连续几天睡2小时,似乎不怎么好呢qaq

想快点结束这种跑路生活,至少能有时间看书弹琴睡大觉orz

早上做完核酸,回楼等电梯,听到一个小女孩跟妈妈说:“太好了,终于做完了,再也不用做了。”
妈妈说:“不是呀,以后每周都要做核酸的,一直做。”
小女孩沉默了一下,说:
“这样我会生气的。”
说完又沉默了一下,说:“我会非常非常生气的。”

夏天来了,说起夏天,那必不可少的就是Minecraft了!来点Minecraft吧!~\(≧▽≦)/~

@tommy0103 本站站内可以这么理解,但也可以follow其他服务器的人,比如一些技术宅群体什么的

最贱的就是宣称自己不支持不反对的了,连大方表达自己观点都不敢,不敢承认自己有偏见,很孬。
同样是主流霸权,反对的好歹能诚实点承认自己恐同,不支持不反对的则是把主流霸权心态发挥到极致,即你们就该低我一等,就该像地下臭水沟老鼠一样活着,你们低调活着我不管但要妄想得到和我一样的权利就该死。
这也能叫不反对,真会笑死人,以为自己比激进反对者好吗,其实比他们还恶心虚伪,这就是既得利益者利己的最大特征。男的也是这么对女的说的,我不反对平权呀,我只是反对女权呀。
这千百年来被夺走抢占的累积下来,你们就是几代人都还不起,不是现在拿个尺子量一样高就叫平等,要把欠的都还回来才能平等。

@allhaillt
秦地的“不支持不反对”换个说法就是“不支持性少数群体发声,但是不反对对性少数群体的歧视,对待恐同「默言宽容」”。父权制这一压迫体系会组织并鼓励那些受压迫的群体保持静默,对于支撑自己特权的事实,处于特权阶层群体也会倾向于不去关系,这恰恰是一种傲慢。

无论是保持沉默,还是默许少数群体的困境是一种合理的,特权阶层总会拿出一种“伪善”的姿态--明明就是在反对,却又不好直接反对,于是把它包装成不合理的「政治正确」的霸权,各种“虽然我支持性少数群体,但是……”扭捏的姿态显得无比可笑。

@SakuragawaAsaba 我的诉求大约是双开判实刑没收非法所得,但我的这件事情太政治化了……希望别人的case,能够好一些吧

@gefallen 估计中央才有用,但花500余万代孕、打胎造成大学生失去生育能力、策划谋杀;这三个加起来对厅级官员来说可能都是能容忍的范围;我有他更多的材料,应该是能超越厅级官员治病救人的范围的,但在到达安全的地方前不敢发送,可能会涉及更高层的人,这样即使在北京我也不可能安全。不用为了我做什么,保护好自己最重要。

唔……对于某些觉得我有精神病的人,这个是最近的北医六院诊断记录;如果你觉得北医六院的专家不能一眼看出妄想症(这是一个精神疾病,不光会妄想,还会有很多别的表现),仍然要云诊断我妄想症,我的自证到此为止,不要再私信骚扰我了……

显示全部对话

@jiangshanghan @twisted “应该”是这样,实际上我知道之前有人举报他,纪委的人直接和他吃了一顿饭,然后那个举报就被压下去了,那个举报的人就消失了。这件事发生在我初中,2007年。

1. 我没所谓的妄想或者精神分裂,否则我抑郁症+睡眠障碍在精神科看病这么多年早被查出来了。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要我自证,所有信息截图上很明确了。是我亲戚告诉我,他们近几天要弄死我,在统一口径,我才求救的。

2. 我和他经济没有任何关系五年了,并且也绝对不会要他的遗产,我在声明里写的很清楚我不要他们的遗产,我能自己赚钱,不靠他们的。

3. 他们是因为要那对龙凤胎健康成长,不受到我的影响才准备下手的;是因为他这次没有转正,有实权时间不久了,才现在下手的;我没有任何办法说服他们不下手,“姐姐是人妖”他们认为对那对龙凤胎影响很差;同时他还怀疑我会对他的龙凤胎下毒手。

4. 代孕当然不可能是我绝经七年的妈妈搞出医学奇迹,卵子当然是买的,短信里是我爸的说法“绝经七年直接自然生育龙凤胎”。当然子宫也和我妈没关系。

5.他不会以公权力比如让警察追杀我;他杀死我的方式必然是制造一个意外,然后他用公权力不允许调查意外。

显示全部对话
显示更早内容
MtF Party


我打开屋檐看到的是蓝天。
Hinc itur ad ast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