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任何集体去自豪的人是无耻的。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成就,仅此而已,永远不要因为你正好出生在某个人隔壁、或者同一个国家,就把她的成就都当成你自己的。

你可以感激同国家/地区的某个人的付出,可以歌颂同国家/地区的某个人的付出,因为她带给了你活下去的可能性,让你能够吃饱穿暖而不是去做乱世犬,知恩图报不是坏事。但不要去自豪同国家的某个人的付出,你不配。

现在的民族主义令人恶心。永远不要忘记建国的初心“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民族主义的国家永远只该被毁灭,只有心怀世界人民的国家,才会万世长存。

如何在正规渠道购买糖:

1. 获取易性症证明,并且上面包含“药物治疗”相关的建议(如果不确定医生写不写可以主动提出按照下面的图片来写) 或者 获取特定药物的处方,处方可以通过内分泌科开到,但现在无法确定还有哪些医院能开。

2. 网上合法的药店有药房网、京东大药房、天猫好药等。色的话,请搜索“醋酸环丙孕酮”,有华典生产的。补佳乐就叫补佳乐。

3. 按商家要求上传处方/医学诊断,一般来说是可以很顺利地发货的,如果对方不认可的话,换一家试试就好。

另外,建议色谱龙的用量不要太多……好多人的经验是12.5-25mg/d的色谱龙就可以很稳定地hrt了,超过25mg的话,建议在医院做了六项,真的确实没有达到预期之后,再往上加……

琴春 转嘟

现有 LGBT 社团公众号被集体封杀,前有跨性别群被被封,联想到当时毛象的某位高中生发言——“只是被封不至于说是对性少数群体的打压吧”。普通人可能是传统偏见和愚昧,而这种人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如果真到装笼子那天肯定又有别的“理中客”托词,坏透了。

让商学院出身的人来管公司,然后sb了,不是正常情况么……现在的所有靠谱的公司,tim cook是工学院出身,苏/黄就是写架构写上来的,Jeff Bezos也是EE出身,马斯克是物理学学士出身……世界上就根本没有商学院出身还能管好现代公司的人吧……你连T检验都不清不楚,怎么知道决策的对不对,看盈利和拍脑袋么?

琴春 转嘟

对药娘来说,没收药物,基本等同于对顺性别男性没收睾丸。即使大部分顺性别男性都会服从调查需求,提供自己的睾丸,但总有人会因为体内激素的迅速变化+自己自我认同的男性身份崩解而很难受。

对跨性别来说,没收药物不光光是失去了雌性激素,而且还会导致雄性激素反扑,这双倍于顺性别男性被没收睾丸的折磨。继续下去的话,必然是会继续死人的。首先要做的事情是避免执法机构违反《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在明知会造成不可逆的人命损失的情况下没收跨性别者的药物,而采用拍照+当事人签名等规定中的替代方式搜集物证。

目前建议受害者通过广东公安厅的渠道对问题进行投诉,如果投诉无效则应当向公安部和上级监察机关投诉。我的想法是,基层民警在处理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这是杀人。但现在,阻止事态扩大——阻止因为这件事导致的更多的死亡,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至于谁先搞事,一步步来处理就好。

没有什么比生命更宝贵。

目前怀疑有某个mtf之前感情纠纷导致的前任报复行为,扩散到了某个家长群,并由此引发了一系列警察上门没收糖的事件(包括并远不止那六位),可以确定已有数人直接因为这个情况罹难。

希望知情人提供相关线索。同时尽可能阻止新闻扩散,并尽可能通过检察机关投诉这种基层警察受家长蛊惑草菅人命的行为。目前上层监察机关在发达地区仍然是有用的,特别是已经出了人命的情况下。不要传播、扩散新闻。被别省的家长知晓只会带来更多的家长群和更多的死亡。要从根源上彻底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血债总归是要有人负责的。

可以通过邮箱+gpg加密安全地联系到我,通讯方式在 github.com/vxst 上。

琴春 转嘟


这种人生观不象纵欲主义者那样,认为人就是为了追求幸福而活着,但它也不象禁欲主义者那样企求永生,而是直面人生的悲剧性。但是它不逃避这悲剧,而主张人应该在正视人生的残酷和血腥的前提下投入现世生活,每个人都要在充满苦难的抗争中完成自己独特的一生。人生是荒谬的,人是要死的,未来是不可知的,虚无是笼罩于人类头顶的不散的乌云。尽管如此,人无权逃避,生而自由的人别无选择地投入这与荒谬、死亡、不可知密切相关的虚无之中。不要企求会出现终极的奇迹,没有目标,只有过程。徒劳也好,失望也罢,每个人就是要在孤独中尽最大的努力来完成一次明知不可为而强为之的自我创造。因而,在积极的悲观主义者看来,人生的悲剧恰恰不是消极的、否定的,而是积极的、肯定的、最具有创造力的。正因为痛苦生命才有动力,正因为不可知生命才渴望求知,正因为终要死亡才该珍视生命的完成,换言之,正因为这悲剧性的拼搏,才使人的生命充满活力和光辉。在这里,悲剧与真理、与价值、与生命的完成血肉相连。不体验、不正视、不投入这悲剧之中的人,无论以何种方式, 一步也接近不了生命本身。
——《审美与人的自由》

我们苏维埃将统治全世界,
从莫斯科,北京,到弗吉尼亚,
一切国家和文化都会倒在委员会之下。
耶稣、佛陀、默罕默德:妖魔鬼怪,
都将一个个被彻底粉碎。

我们苏维埃将统治全世界,
从柏林的大厦到伦敦的钟楼,
大地上随处都会唱响,
平等!尊严!人性!解放!
让一切在委员会里自由讨论,
让人人都为苏维埃做出决定。

我们苏维埃将统治全世界,
从南美的毒贩到非洲的军阀,
将和伟大的民族和古老的宗教一样,
被彻底清理干净。
人民!人民!人民!
所有人都有相同的权力,
无论来自印度、瑞士还是索马里,
无论是天才还是智障,
没有任何人比别人崇高,
所有人都是自己的主宰。

我们苏维埃将统治全世界,
劳动,学习,思考和交流,
我们自己就是世上唯一的神明。

琴春 转嘟

美国人骂美国
中国人:骂得很对!

中国人骂中国
中国人:你个汉奸!

琴春 转嘟

老子:“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躺平学

--
话说前些年墙内一直极力贬低道家,现在这是民间反弹了?

@siyuanlau 毕竟你写一个预分配的数组然后把 a = malloc 变成 a = prealloc_array + prealloc_array_n++,就可以提升几倍速度,很显然说明系统哪里坏掉了(),你能一行写出来的东西为什么设计内存分配器的人会写不出来呢()

@siyuanlau 当你搞OI的时候会有学长建议你别用malloc/new,静态分配,速度会有数量级差别;这个就是纯粹的glibc问题,jemalloc / mimalloc的话,就可以随便用了......比如动态线段树之类的东西,换一个分配器,两三倍的速度差别是很正常的

@siyuanlau GPU的话服务器级别的支持大概只有Ubuntu和RHEL是Official的,但RHEL没有2.30以上的glibc真的很麻烦,基本上2.30的Glibc对有一堆malloc的程序(大部分动态语言、各种科学库)最多可以直接加速2倍以上,到jemalloc的水平,2.30以下必须插入jemalloc或者别的内存分配器,否则真的就是不能用的......以及如果你想要简单地安装tf stack之类的可以试试pop os,但既然是ubuntu based,里面的包有没有跑过测试再发布恐怕很难保证。archlinux其实可以很方便地安装scipy/tf/torch stack,但一大问题是把archlinux部署集群这种事情......我感觉是给自己找大麻烦;里面的包估计是跑过测试的(?),但所有包搭起来能不能一起用就看运气了。毕竟租一个上百节点的A100集群跑上半个星期,然后一个进程因为奇奇怪怪的原因崩溃了(),那可是......

一个发行版能做成这样也真是惊人

我记得archlinux都不至于自带的包跑不通自带的测试

然而rhel是2.28的glibc……我一点都不想一装系统就配全局jemalloc……为什么就不能2.30呢……要是rhel 8是2.30的话,估计我的所有工作系统都会是rhel了……

显示全部对话

Ubuntu自带的numpy/scipy是过不了测试的……Debian就从来不出这种问题……

要不是各种闭源软件只默认保证支持rhel和ubuntu,谁用ubuntu啊………

还好有装完每个python包跑一遍测试的习惯……虽然好像并不是什么严重的问题,但要是因为这种原因在奇怪的地方卡住就太……

我要开始认真执行slo了qaq……之前尝试各种奇怪的技术有点太频繁了(似乎把这里当成了实验平台0.0……现在我另外建了一个工作上的实验平台)

目标是99.9%的uptime,包括 hub.mtf.partymtf.party 。设计是按照99.975%的标准做的。所以99.9%应该是一个下限(嗯……

status.mtf.party

达不到没有退款!反正也没付款?……不过可以在见面的时候用力揉揉头(

琴春 转嘟

读者朋友们,你们在遇到你的朋友当众亲热的时候,会不会也有类似”孤独和被遗弃“的感觉呢,如果有,那又会因为害怕伤害到友谊而又不敢说出来呢?

显示全部对话
琴春 转嘟
显示更早内容
MtF Party


我打开屋檐看到的是蓝天。
Hinc itur ad ast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