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对药娘来说,没收药物,基本等同于对顺性别男性没收睾丸。即使大部分顺性别男性都会服从调查需求,提供自己的睾丸,但总有人会因为体内激素的迅速变化+自己自我认同的男性身份崩解而很难受。

对跨性别来说,没收药物不光光是失去了雌性激素,而且还会导致雄性激素反扑,这双倍于顺性别男性被没收睾丸的折磨。继续下去的话,必然是会继续死人的。首先要做的事情是避免执法机构违反《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在明知会造成不可逆的人命损失的情况下没收跨性别者的药物,而采用拍照+当事人签名等规定中的替代方式搜集物证。

目前建议受害者通过广东公安厅的渠道对问题进行投诉,如果投诉无效则应当向公安部和上级监察机关投诉。我的想法是,基层民警在处理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这是杀人。但现在,阻止事态扩大——阻止因为这件事导致的更多的死亡,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至于谁先搞事,一步步来处理就好。

没有什么比生命更宝贵。

@vxst 我家长现在把就诊卡和身份证都收起来,想得到易性症证明都难(打岔了,目前准备找一个姐姐代购糖糖自己吃)

登录以加入对话
MtF Party


我打开屋檐看到的是蓝天。
Hinc itur ad ast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