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我只是对等报复而已,不会要人加倍偿还;
他们拿我当玩具,那么我也要把他们改造成玩具,给全世界直播他们的丑样。
他们用皮带抽我,等他们老了走不动了,我也会用皮带抽他,不抽得像我当时那样鲜血淋漓不会停止。
他们要我传王位,这是不可能的。
我六年级拿到了全省第一的初赛名次,ZJ-0001,他因为心情不好殴打我(在安林宾馆),还不让我参加复赛,那么我以后也会拼了命地去纪委举报他,让他身败名裂。
他们在我拿到省一和保送资格之后,逼着班主任和教练限制我的训练时间,我基本上只有其他A队的1/4的训练时间,甚至有些B队(目标是拿省一的那批玩票)都可能比我训练时间长,省选被卡学校名额(学军)限制进了D。这大概是我最难受的时候了,从初中开始的梦想,被他们当成拿来上大学的工具。我自认为在天赋方面比我们大部分A队要好,永远没办法弥补了;即使我之后哪天把cf刷到首页前十,又怎么样呢,我想akioi,那是那时候的一切梦想,被活生生地碾碎了。而且再也没有机会恢复。
他们想流几滴鳄鱼的眼泪来缓和关系,去他妈的逼。我死也不会和他们缓和关系的。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MtF Party

Let there be light, and the light is fore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