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春 boosted

我拒绝很多所谓的老社会对我说钱才是万能的,因为我远比他们有钱,即使他是所谓的浙江首富;我拒绝所有的人告诉我健康和平安大于一切,因为我不准备活过30岁——也绝不可能。

我只在我所存在的日子里,让世界随我的心意改变,让人类付出代价,探索那到那永恒的真理,数学。

我梦想的迷宫,那美丽的唯一的苍穹,越来越近了。再给我一点时间就可以了。

我结束后,没有人能够生还。或许世界上没有人比我的影响力还大,但这只是途径,不是目的:我不希望人知道。但是,人类必须付清对我们屠杀的责任。
每一个你杀死的药娘,都将是你死去原因的一部分,无论你多么努力,无论你多么善良,你都没有权力因为天生的,不得不选择的道路去杀死别人。

屠杀我们的,必将导致自己的毁灭,不在另一个世界,而在这个世界。我不相信有另一个世界。我要在这个世界里,折磨,杀死那些不愿意自己子女是药娘的人,就像他们折磨、杀死我的朋友一样。

我拒绝很多所谓的老社会对我说钱才是万能的,因为我远比他们有钱,即使他是所谓的浙江首富;我拒绝所有的人告诉我健康和平安大于一切,因为我不准备活过30岁——也绝不可能。

我只在我所存在的日子里,让世界随我的心意改变,让人类付出代价,探索那到那永恒的真理,数学。

我梦想的迷宫,那美丽的唯一的苍穹,越来越近了。再给我一点时间就可以了。

我结束后,没有人能够生还。或许世界上没有人比我的影响力还大,但这只是途径,不是目的:我不希望人知道。但是,人类必须付清对我们屠杀的责任。
每一个你杀死的药娘,都将是你死去原因的一部分,无论你多么努力,无论你多么善良,你都没有权力因为天生的,不得不选择的道路去杀死别人。

屠杀我们的,必将导致自己的毁灭,不在另一个世界,而在这个世界。我不相信有另一个世界。我要在这个世界里,折磨,杀死那些不愿意自己子女是药娘的人,就像他们折磨、杀死我的朋友一样。

公无渡河,公竟渡河。
堕河而死,又有何妨。

——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认清生活的真相后还依然热爱生活

童年时候,哪吒曾是我心目中的英雄。剔骨还父,剔肉还母,真正把“生养之恩大于山”的论调彻底推翻掉。重生后他毫不犹豫地要去杀了父母。
孝顺是中国文化最大的糟粕,远比文字狱,种族灭绝要严重。我会和所有建议我孝顺的人绝交,甚至直接化友为敌,只是正常地做我该做的事情罢了。
没有什么仇恨比父母强迫我来到这个世界更加强烈,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弥补他们的自大和凶残。
我希望他们死。
我希望他们死。
我希望他们死。

琴春 boosted

「吸毒、滥用药物、喝酒、赌博,大家都会变成自己讨厌的大人。」

琴春 boosted

想改造世界,改造人性。
能实现吗。。不能吧
政治老师说文化是人类社会实践的产物,可为什么觉得这个人世人们都在逃离本身。
明天转回理科。

琴春 boosted

我小时候真的很希望政府能更加注重民间的声音,靠民间监督政府,但是最近几年尤其是今年的经历又告诉我,就算真的有这个渠道,也只会倒退的更快,说不定我们还在裹小脚学习三从四德……
我们这一批长在新中国,思想觉醒了的女性,简直是目前最窒息的人,前有狼后有虎,上面不把人民当人看,下面不把女性当人看……

琴春 boosted

谢谢各位关心,我遇到的事情和 #Mastodon 无关,和我是一个城市 #Telegram 群组的创建者有关。(公开群组,聊家长里短且并不活跃,也并无违法行为。)

昨天下午15点,我被五名执法人员带走,关到晚上十点。期间因为所有设备都交出给执法者保管了,所以一度有点焦虑。

不过因为之前有阅读过一点相关文章资料,所以执法人员试图用「使用非法信道访问国外网站」这条法规来给我「定罪」时,我据理(国务院信息化工作领导小组1998第三号《中华人民共和国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管理暂行规定实施办法》第 3.3 条:国际出入口信道,是指国际联网所使用的物理信道)力争了。

当被要求在笔录中签字,我因为不认可以该法条为依据被定为「犯罪嫌疑人」,所以拒绝签字。

应要求,今早9点再次去派出所处理。目前的状况是依然在我是否违法一事上无法达成共识,毕竟,执法部门并没有拿出无争议的法条作为依据。

所以暂时无碍。再次感谢大家关心。

另外,在配合调查的过程中,我以自己不是犯罪嫌疑人,不涉嫌违法为由(前述),对交出通讯录、查看手机、电脑等我感觉隐私权受侵害的部分都做出了拒绝,当然因此也给自己造成了更多的麻烦。

但是至少,我坚持了自己的理念,而且巧的是,就像我刚刚刚刚写的文章中最后的部分说的那样:
kaix.in/0001/2020-08/

最后,目前并不涉及 Mastodon 问题,但是我无法保证未来如何,毕竟在两次问询中,我除了配合采集个人身份信息(指纹 DNA 等)之外,其他要求一概拒绝了。如果还要接受后续调查也不在意料之外。

我只能说,我个人并未违法,尊重法律的同时,不会畏惧执法部门可能施加的压力。我会用自己的性命(虽然微不足道)捍卫自己各种权利,当然也包括通讯录中其他亲朋好友的隐私(不管她们在意与否)等。

所以……总之,截至目前暂时无碍(被告知等联系)。但是也提示本实例好友,您甚至可以不必担心隐私泄露,至少不必担心从我个人手中泄露,但请备份自己的内容。如遇不可抗力造成无法访问……这就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外了。

琴春 boosted

@redhat iMessage还是略不可靠(单纯从苹果和中国政府的关系考虑)

琴春 boosted

计数:
前天出现男性化性冲动一次,昨天出现两次,前天之前和今天都没有过,八月共约这三次。
呜呜呜,好想让这种男性化的东西永远逝去呀😭

琴春 boosted

自己就是家人的工具罢了。
家人把我当作投资品养大,希望老年可以靠我养老。成长过程中不管不教,甚至在我生日也漠不关心。
每当有人问我怎么看待家人,我总是会回一句:让他们去死好了。

琴春 boosted

初中分完班了,好消息是暂时没有管什么头发问题,虽然我头发连眉毛都没到,但愿日后不要再次见到我们伟大的契丹人民共和国教育界的特色暴行
坏消息是没有和初中的姐妹在一个班,班里好多理工男估计完全聊不来了,希望不要被姐妹抛弃了(我还没跟她出柜呢)

琴春 boosted

【欺负国家】我大笑三声
比【寒了审查部门的心】还强

琴春 boosted

我追逐一生,只为成为一具漂亮的女孩子的尸体。

琴春 boosted

我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之后绝对一分钱都不会给我父母的,比如他们得了绝症贫病交加快要死了,我连墓地都不会管。我希望他们尽早、尽可能痛苦地死去。

琴春 boosted

朋友因为工作原因,经常和中学生打交道。他说现在很多初中、高中的小男生,像条件反射一样,只要看到杀女的新闻或女性权益的讨论,就嬉皮笑脸地嚷嚷“女拳警告”、“重拳出击”;看到一点为各类弱势群体正名的声音,就嚷嚷“傻逼白左”、“政治正确”。 

「朋友皱眉问他们:你们知道你们说的这几个词是什么意思吗?他们也说不清,“B站上不都
这么说”。
问题就在这里,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就是一窝蜂嘲笑、玩梗,充满混沌的恶意。
他们只需要知道,“女权”是可笑的坏东西,为弱者说一点话就是弱智的“白左”、恶臭的
“政治正确”,可以和大家一起玩梗就够了。
大部分人的观念一旦形成,就很难改变,而青少年时期接受的观念尤其会成为思想钢印。
人数够多,就会形成影响全社会的群体意识。
我有点悲观。(防杠:我知道这不是全部,只是部分)
这一代人和我们不一样了,他们从出生开始,现实和网络就没有清晰的界限。他们吐出毒
奶的机会在变小。
生命伦理教育缺失、轻视人文关怀、厌女文化熏染,这些因素叠加上经济下行,我们将来
可能会看到更多恶性新闻。」

#我在看什么

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琴春 boosted

#历史中的女性

梁建英,我国动车高铁总设计师总工程师,其他设计师比如那个什么郭被吹上天的只是设计师不是总设计师,总设计师只有梁建英一人!

打梁建两个字,搜狗自动提示梁建章,满目充斥的都是恶臭屌,优秀女性默默无闻

然而这样优秀的女性,支撑起整个国家基建民生方方面面的女性,平时听都没听过,不被广为人知,国屌到处嚷嚷国外没有高铁,中国有高铁一脸得意自豪,他们知道高铁总设计师是女性吗?可笑的是这些国屌跟到处嚷嚷文明都是男人创造的,女人没有功劳活该低男一等竟然是相同的一群人

梁建英是因为自己晕车,不管怎么防护,擦风油精各种,都不行,然后接到设计任务的时候就下决心要设计出完全没有晃动感的列车,坐上去就是四平八稳,完全没有任何感觉,姐妹们对动车高铁立硬币不倒有印象吗

至今她坐自己设计的列车出行每次都买票

除了梁建英之外

月宫一号总设计师刘红也是女的

获得世界杰出科学家奖的张弥漫也是女的
m.sohu.com/a/287928525_766442/

琴春 boosted

心头一暖。难得看到有人去尝试向大规模监视工具提出自己的立场。

Show more
MtF Party

Let there be light, and the light is fore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