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要保持对未知的好奇心
eg. 学会思考 停止盲从

数学、物理是讲求精确的,不讲求模糊。

我意识到中国文学,尤以儒家见长,是毫无意义的煽动。
它把人煽动到忘乎所以,睾酮飙升,自大、自负等一切丑陋的词语都可以用来形容它。

現在還在打著愛國旗號買 4G 手機豈不是不支持國家的 5G 佈局大業嗎?

#淺羽語錄

为什么你不应该选择 Windows 11:
完全的抄袭 macOS ,TPM 2.0 强制性要求更显出其资本家本性, 八代以后Core要求让所谓的未来从一开始就充满了所谓的高贵血统。
请不要让电脑变为手机:电脑是我的工具,不是我的生活方式。

今天距2022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还有365天。

浑浊起来了
《我的名字叫红》里面那圣洁的伊斯坦布尔正被埃尔多安的铁骑蹂躏
三孩政策处处显示出了决策者的慌张与自我麻醉
人们漠不关心有色金属价格的暴涨和谷贱伤农的韭菜价格,一个普通农民一天辛苦摘的十斤韭菜只能卖一元两三斤还没人买。
世界越来越乱了…期望有一个美好的世界,在外部熵越来越高情况下能保持住自己purity

我对于queerbaiting和“不允许同性之间在屏幕上出现官方的正式爱情关系,只允许暧昧擦边球”的最大反感之处在于,这真的会误导很多LGBTQ+的孩子和青少年们。
比如我初中的时候有很爱很爱的女生。在和她的关系破裂的时候我没有自杀冲动但是抑郁加重了、几乎失去生活的所有希望和乐趣,我们关系还在的时候她多看别人一眼、多和别人讲一句话我都睚眦欲裂,那段时间她就是我的光,她让我想变得更好,我想无时无刻不呆在有她的地方,每天上学最期待的事情就是能和她坐一起,然后放学可以一起回家。(我有不止一个喜欢的女生,就采用三单人称作简写了,感情浓时大家都懂)
但是因为那时候从来不知道同性之间也可以不只是朋友,所有能接触到的文艺影视作品里同性们再亲密也只是被称为好姐妹好哥们,我就以为我们只是最好的朋友,我只是很在乎我们的朋友。虽然因此还被男班主任老师约去叫家长严厉训话,就针对“女同学之间的关系过密,不正常交往”,但是那时候我们都并不明白他在试图表达什么,只觉得他这样愤怒针对我们真的莫名其妙(其实就是恐同……)

Representation真的很重要。而且不能是单独把LGBTQ+划一个单独的类别,只在所谓的“同性类别”里才允许表现同性间明确的爱情关系,搞这种性取向隔离,装作正常世界里正常生活里根本就没有性少数群体。我最恶心这种做法了,好像我们都是动物园里的怪物,是被直人们关在特定的玻璃笼子里凝视观赏的玩意儿。其实多少所谓的直人自己也曾经对同性、nonbinary的人们动过心呢?却终身活在害人又害己的恐惧里。

都2021年了,希望可以看见所有的讲正常生活正常亲密关系的作品里都也不再回避各种非cishet性别性向的爱情关系。真的没什么复杂也没什么可怕的,更没有什么新奇特殊的,一个人类会爱上另一个人类,没有什么标签能阻挡住them,仅此而已。

自认为对mtf而言没有一个好季节,最好的也就夏天。
春天的时候会因温暖的阳光而倍觉感伤;秋天时北风作伴酒中沉醉无边;冬天时万里冰封倍觉绝望。
夏天呢?大概是唯一一个好日子。
可能吧。
(上述只是自己认为)

面对一个又一个、接二连三的放弃,梦想越来越成为了幻想,我们
又能做什么呢。

《明天会更好》这首歌,原系受到Micheal Jackson的We are the world的启发所作,创作时间为1985年,时值台湾光复40周年。
不过,鉴于1987年为戒严解除的时间,在经受了数十年戒严的痛苦以后,这首歌本身包含的情感绝不是春节联欢晚会上喜气洋洋的欢乐,而更有可能是更加黑色、负面的感情,这一点通过罗大佑写的原版歌词可知:

輕輕撫摸麻木的身體 無奈閉上你的眼睛
這個荒謬的世界 依然黑白不分的轉個不停
春風已解風情 刺痛少女的心
那舊時撕裂的傷痕 永不會愈合了

抬頭尋找夜空的繁星 天際閃現一絲蹤影
傳來喜瑪的高原 千年的冰雪 漸漸消融的消息
黑夜熱淚滾落 灼痛少女的心
讓憤怒語化為音符 控訴無恥的謊言

嘶啞著你的咽喉 發出一陣怒吼
讓我們撕碎這舊世界
讓我們重構美麗新世界
讓我們的淚水 淹沒這卑鄙的靈魂
為蒼天獻上虔誠的祭品

誰能離開自己的家園 拋棄世世代代的尊嚴
誰能忍心看那昨日的小醜 帶走我們的笑容
青春墮入紅塵 雙眼蒙上了灰
讓久違不見的淚水 洗滌受傷的心靈

日出依舊寒冷 大地雜草叢生
讓驟雨鐘出的音響 譜成命運的交響

嘶啞你的咽喉 發出一陣怒吼
讓我們撕碎這舊世界
讓我們重構美麗新世界
讓我們的淚水 淹沒這卑鄙的靈魂
上天保佑 明天會更好

当我大致看了《白鹿原》后,我就意识到这本小说极端宗法制度的一面并认为我可以将它丢弃了,且放弃了把它写入我的寒假语文作业1要求的读后感。暨南大学教授宋剑华:“《白鹿原》是一部缺乏创新精神的平庸之作,它之所以能够在体制内获得国家所颁发的最高奖项,恰恰反映出了20世纪中国文学走向沉沦的衰败之相。用叔本华评价‘庸作’的尺度来说,就是‘牵强附会、极不自然、谬误百出,字里行间永远渗透着一种夸张造作的气息’。”

守夜的黑貓频道对墨茶的纪念文章 

我们的小同志墨茶(黑茶TEA、清羽),生于1998年4月5日,在本月初因贫病交加而不幸去世,享年22岁。墨茶罹患2型糖尿病,因无钱购买食物,长期饥饿诱发酮症酸中毒导致死亡。而此时中国共产党及中国政府正在大肆歌颂其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丰功伟绩,宣称其带领中国人民消灭了贫困,使中国人民过上了比较富裕、体面的生活,实现惠及全体人民的小康。

墨茶未成年时便从职业高中辍学,长期辗转于四川省成都、西昌、会理等地打工。2018年年中,因雇主欠薪,墨茶前去讨薪,却被老板踩断了身份证,随后又遭遇诈骗。当地政府不仅没有为他提供帮助,反而因非法讨薪将其拘留。

网上有争议称,2016、2017年墨茶曾从众多网友处借款而一直未归还,随后便失去联系。偷窃面包尚可原谅,何况在去世前,他已重拾自尊改过自新。有网友向他转款500元人民币作为学习视频剪辑的学费,却被他退还,告知可以免费传授。他还拒绝了VTuber群群友的募捐建议。然而这么坚强的人却被《界面新闻》污蔑,将他捡拾塑料瓶卖钱抹黑为自控能力差、在去年12月确诊糖尿病后沉迷饮料。事实上墨茶此时已根本买不起饮料。

而墨茶生前活跃的爱国社区Bilibili,一边说“逝者安息,互相温柔以待”,却绝口不提因墨茶发布马列主义相关内容而将墨茶的前一个账号“黑茶TEA”封禁。“黑茶TEA”这个账号有上万关注,如果不被封禁,完全有可能实现墨茶所设想的靠直播变现糊口,自然不会他不会被活活饿死。在被Bilibili封禁后,墨茶现在的账号“墨茶Official”账号到他去世也只有不足200关注。墨茶逝世后,随着他的悲惨遭遇登上网络热搜,几天内就获得了150万关注和上万人民币打赏,实现了他生前的愿望,然而他再也看不到了。
t.me/BlackCatTeaRoom/1418

#墨茶Official

显示更早内容
MtF Party


我打开屋檐看到的是蓝天。
Hinc itur ad ast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