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嘟

#赛博朋克一地鸡毛
北影节放的阉割版电影使得观众完全曲解了电影的本意

现在某个什么水川还没事骂我,说我如何如何恐跨,我真的笑死了,我自己就是跨性别,还要我怎么恐自己?搞笑呢吗?

显示全部对话
🐱 转嘟

唉,弦子还在用自己禁言一年甚至被剥夺头像的微博关注这次大家的转世号。

我想这有可能是传说中iOS淘宝偷听的原因?

想继续研究下去,所以需要一个可以靠bootrom永久越狱的iPhone X来绕过SSL pinning…

显示全部对话

有没有人可以借我一个iPhone X(用来做安全研究),求助…

🐱 转嘟

之前在象上说,上海是中国治安最好的城市之一,但要说好,那是好到什么程度呢?喏,已经开始拉大数据抓人了。

维稳力量是真的溢出严重了啊……

🐱 转嘟

互联网从业者来bb两句,平台所谓的注销并不是真正的消除账号,除非哪天他们清理无效数据,否则你的账户数据都在他们数据库里好好躺着呢,他们甚至可以从后台登录你的账号。所以炸号这事就像是从身体里驱离灵魂,从此这具肉身被平台霸占,灵魂沦为孤魂野鬼,现在居然还被禁止转世。讽刺啊,聊斋里鬼都能投胎呢。

🐱 转嘟

@Jill 很多人都在谈什么程序正义,可是这个国家何曾有过程序正义呢?

官方需要打压MeToo和女性权利的时候,类似的案件必定是这样的结果——连出示证据都不准就说证据不足。就像在这个国家,煽动颠覆案的辩护人无论如何必定败诉一样。

🐱 转嘟

事实证明,就算在你国“体面”的走了司法流程,对于它们的人它们也能无视一切法律来保护。不公开审判、被告无故不出庭、证人无故不出庭、法院不调取关键证据、庭审流程错误、限制原告辩论权、剥夺原告最后陈述权...哪一条拿出来都是严重程序违法,可是它们依旧能傲慢的把这一场强行称为“庭审”的东西进行下去,并称之为“依法驳回诉讼请求”。

这才叫应该“抛弃幻想,准备斗争”。

🐱 转嘟
🐱 转嘟

搬运一些旧文,为什么metoo运动要与withyou联动。
一些KOL空喊“性侵受害者应该勇敢发声”的口号,实则是在加重性侵受害者的道德义务。metoo运动强调的是联合性,呼吁人们关注在不平等权力关系下性侵问题的严重性和普遍性。尽管它支持性侵受害者发声,但并不会强调受害者必须公开发声,因为每个人的社会资源、心理承受能力等条件不同,有时“公开”并不一定有益于个体。当性侵受害者选择站出来指证施暴者的恶行时,ta们往往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特别是当施暴者和受害者本身处在不平等的社会权力关系中(如职场上下级),受害者甚至面临着社会资源受限、社会声誉受损、社交网破裂等现实威胁。旁观者可以肯定受害者的勇气并给予支持,但不应以一个受害者的公开表态,去指责其他没有选择公开曝光的受害者是懦弱胆小的,毕竟旁观者无法代替当事人承担公开发声与维权的成本和风险

metoo应当是与with you联在一起,在当前rape culture盛行,受害者一旦现身就要受到四面八方的审视、剖析,甚至不惜滚钉板自证清白的环境下,单独喊受害者要站出来,无疑是让受害者以个体之力抗衡整个不平等的系统。with you则更强调互助联合、互相支持,与其说是“受害者要勇敢发声”,不如说是建立“让受害者有勇气发声”的环境,健全社会反性侵机制,打破rape myth(即“受害者应当为其被rape的事实负责”的迷思),那么反对对性侵受害者的污名化就是第一步。

而反对污名化性侵受害者,强调“性侵不能毁了受害者终身”,面向的语境是反驳“受到性侵就不干净/人就毁了”的指责,包括批判外界对受害者的slut shame,并且要鼓励受害者不被slut shame的逻辑捆绑。但这种对受害者的鼓励不代表要否认性侵会对受害者造成身体、精神/心理上的严重创伤,也不代表受害者有“必须坚强”的义务,更不能以此来指责受害者“过于软弱”。
补充:with you是在强调集体的力量,要向历史要答案,质问的是把自己伪装成历史真理的父权。父权是精神内核,法律、政策、程序等等社会运行机制是保障父权秩序的具体形式。在审理性犯罪案件时,过高的性犯罪举证与定罪门槛、分配不公的性犯罪举证责任、过于狭隘的性犯罪形式定义、司法与执法实践中对受害人的严苛审查、对当事人性自主权的忽视、稀缺的性犯罪受害者法律援助资源与保护性措施等等,都是父权逻辑下法律实践的特征。若非集体的共同声援,以受害者个体的力量和声量,是难以撼动如此盘根错节的,用于维系不平等、不公平秩序的法律机制的。

🐱 转嘟

@jianduan 而且还被打为“境外敌对势力”,被官方宣传号各种辱骂猎巫,庭审现场被警察团团围住。

不允许证人出庭,不允许提交证据,不给原告陈述,不理睬原告方的抗议,然后给出结论说,证据不足。🤷‍♀️

🐱 转嘟

假设我在美国被猥亵了,我被带到医院,医生把我头发上的树枝拍照,提取证据。
我被小心但不适的折腾完后,穿着慈善组织捐赠的衣服离开医院,等待开庭,据悉对方被指控三项重罪,我提出向我父母保密,我准备了三天终于由我自己告诉了他们。最终对方被判六个月监禁。

假设我在中国被猥亵了,警察不予立案,四年后,我终于通过媒体说出了一切。我被警方骚扰,我的家人朋友被骚扰,对方向法院起诉我造谣,要求我赔偿六十万。我起诉了对方,又过了七年,最终我以证据不足为由败诉。我的微博被封禁,转发我消息的人也被封禁。对方安然无恙。

🐱 转嘟

@aotuskyer @echo_lkp 还有一个简洁的版本。

不允许证人出庭,不允许提交证据,不给原告陈述,不理睬原告方的抗议,然后给出结论说,证据不足。how could you call it “justice”?

当你被打为“境外势力”的时候,程序正义就变成了奢侈品,审判也只是走过场,连讨论也要被炸号。🤷‍♀️

🐱 转嘟
🐱 转嘟

祈祷:

习近平速死。
朱军速死。
审判此案的海淀法院法官速死。
理想记和子午侠士速死。
今天阻挠弦子说话的红袖章男性速死。

🐱 转嘟

转自微博@第一制鸡汤:
辛苦了弦子,我们都爱你
你为我们依旧要前行的漫漫长夜点起了灯
share.api.weibo.cn/share/25057 ​​​

显示全部对话
显示更早内容
MtF Party


我打开屋檐看到的是蓝天。
Hinc itur ad ast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