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死亡的没报,后来一起报出来,就是想告诉大家这个病是重的,会死人的,还是想证明这么干是值得的,为了统一思想”

RT 补充一个拜登习近平通话的来源:

whitehouse.gov/briefing-room/s

“(习近平)认为民主制度到21世纪第二个25年就不能维持。因为事态变化太快,只有专制制度可以应对。民主制度需要达成共识,等到达成共识,事态已经再次发生变化,无法去修正。”

完蛋。真他妈完蛋。

原嘟文:mastodon.online/@gundinezha/10


我才知道B站有很多嘲笑苏联的影片,只不过都被搜索隐藏了
比如这则
bilibili.com/video/BV1h54y1J7K
说是苏联侵略芬兰时期的芬兰民歌
发布于去年,但直接在B站搜的话搜不到,直接在Google等搜索引擎搜才能找到
然后在影片的相关推荐区能看到很多其他同主题但同样搜不到的影片
噗呲

推特上已轰轰烈烈地开展「大翻译运动」,简言之就是把墙内各种反人类观点截图翻成各种语言传播给全世界的人看。首先这么干的 Reddit chonglangtv 社区已经成功引起了您国内宣注意被举报没了,但是运动纲领已经确认了下来,「讲好中国故事,向世界传播中国语言」。
各位感兴趣的朋友除了可以在推特上加入相关 hastag #大翻译运动 之外,还可以在其他墙外其他平台拿国内的纳粹发言练练手翻译下,水滴石穿,聚沙成塔。

因为这次全程看了俄乌的消息,我对国内媒体颠倒黑白的水平又有了新的认知。
1/俄军夺取全部制空权,差不多2.28发的,事实上现在都没有
2/泽连斯基跑路了,日经贴,事实上是彻头彻尾假新闻,直接引用小道消息,跑没跑现在全世界都知道,就中国人不知道
3/乌方杀了中国留学生,完全俄方说法,中国受伤留学生说是穿着俄军军服的人开枪的
4/赫尔松沦陷,俄方说法,后来应该确实沦陷了,但上央视新闻的时候乌方没承认
5/乌克兰虐俘,俄方说法,无法证实证伪
6/乌克兰攻击核电站,我他妈无语了,实时摄像头全世界看着,国际原子能也说俄方打的
这些是我马上就能想起来的,就这么多了,最离谱的是我还看到国内有人说是乌克兰装甲车先侵略俄罗斯俄罗斯才反击的,我操,卢沟桥事变都不敢这么编

我以身试屎,google “美国轰炸索马里”,终于找到传播甚广的一条简中特供假消息来源
weibo.com/5721376081/LgWHX03tp

令人迷惑的是,这条配文为 “美国趁着大家都在关注俄乌,轰炸了索马里” 的微博,实际带了美非司令部的推文截图
英文,但不长也不难,没有P图改字,很诚实的一张图,它甚至自带中文翻译
但就这么光天化日指鹿为马地发出来,在简中信息圈里传播了几万几十万,还传播到了毛象,这不是迷惑新闻大赏还有什么是……

搬运一个不知道为什么被下架的随机波动第81期百度云链接

hi,这是我用百度网盘分享的内容~复制这段内容打开「百度网盘」APP即可获取 
链接:pan.baidu.com/s/1qWcka-LYD8paa 
提取码:358z

刚才那份写着马甲DNA只能对应妹妹对应不上杨某侠的报告,微博有姐妹做了清晰还原版,特此存档

丰县的事,江苏在网上说不是派了调查组下来检查嘛,结果去各个政府网站搜,查无此组。
嗯,很好,现在政府派调查组都不在官网召集人了,上微博说说就好。

所谓微博治国,就是在微博上做做样子,假装努力呗。

在简中冲浪还存在一种隐性的精神消耗:语言。

简中网络使用的语言越来越低俗化,毫无对美感的追求。中文的语感、韵律、精致的措辞、悠远的意境,已经无法在日常语言里见到了。先不讨论作家们受译文影响多深,社交论坛上的语言,已经难寻庄重文雅。

你去看带货直播,主播在说:“姐妹们我们这边就是给到一个………”,冗长的句子里毫无信息量;你去论坛讨论,别人一口一个“这人能处”、“笑不活”、“就是说”、“玉玉症”;女子大生装点句子的修饰词是“绝绝子”“人间水蜜桃”“星河灿烂”,男子大生成为了满脑子抽象话的史前人类,只能发出无意义的嚎叫;读官方报道,媒体病句连篇,滥用流行词汇,行文逻辑不通。各个圈子里迅速衍生出只有一小拨人能看懂的“行话”,并且在审查中这些词汇被同音字一再替换直至面目全非,这就导致了跟他们吵架时对面发过来一大长串话,除了知道这是在骂你之外,什么都读不懂。

我们建造了自己的巴别塔。简体中文被污染、分割、异化,充斥着大量无意义信息,就像墙内人常用的表情包那样,变得粗俗无比,令人惊诧。稍微对语言存在一点挑剔的人,面对简中的舆论场,如同进入一间空气里含有微量毒素的房间,并不致命,可以忍受,但总会感到不适。直到偶然见到其他中文地区的讨论,才恍忽地意识到,原来人不一定像墙内这样讲话。

這位推友推薦快速檢查圖片隱形水印的方法,或者可以一試。以圖一原圖為例,經過檢查得出圖三,圖四顯示用PS調整圖片後出現隱形水印。

提及的網站:fotoforensics.com/

(修改可追踪鏈接後重發)

微博被释放的姐妹之一@我能抱起120斤 #官方通报徐州丰县生育八孩女子情况 #江苏成立丰县生育八孩女子事件调查组 #姐妹来了 #女人力量 在看守所的一切都要被管。包括吃饭睡觉拉屎撒尿,不允许交谈,不能在不许讲话的时候说话,不能在要你说话的时候不说话。
我是下午3点左右被一个当班的男民警送到女子监区一个大监室,里面加我有18个女人。我居然在里面看到了几个头发花白的大姐。后来一问都50-60岁了。当即我就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大姐这也太厉害了吧!监室里有戴红帽子的女案犯,要负责维持秩序。大家都叫她们小红帽。负责监室的民警称“领队”,领队筛选任命案犯为小红帽。大家行动都要听小红帽指挥。女子监室对卫生清洁要求很高,不一会儿小红帽就要组织一次大家擦地板擦鞋底,力求一尘不染。
上厕所非常痛苦。厕所在监室内,就在睡铺旁边。竖着透明玻璃隔着。拉屎撒尿的样子全都在众目睽睽之下进行。而且要排队上,尿尿允许一张厕纸,拉屎是2张,女人来月经是3张。没有卫生巾用。
第二天早上我肚子疼,要拉屎。我就报告小红帽,小红帽说过了拉屎的时间了,现在不可以拉屎了。要我忍到7个小时之后。我回忆了一下《权利与义务》,确定没有限制屎尿的条文,任何人都没有限制我屎尿的权利!于是又懵又怒。屎意高涨不能拉,我的心脏又开始难受了。在怦怦警报。我又报告要求拉屎,还是不允。正值早饭时间,大家都排排坐在小凳子上吃早饭,我忽然想起来,这个塑料小凳子中间是有个洞的,非常像便椅。我就在凳子上脱裤子露出屁股。有人看到了,大叫起来,小红帽非常生气,问我干嘛,我说我要拉屎。她们再次拒绝我。我就对着那个洞,用力一拉,哦,松快!开心!
小红帽终于说要我去厕所蹲坑里拉。同时把凳子带去洗。还给了我纸,要我把拉在地上的屎捡了冲掉。我也做了。但事后反思不该清理。没有做错我凭什么清理呢?
不久要排队尿尿,我尿了。然后学习三字经和弟子规,结果尿又来了。我又打报告要尿尿,一样是反复被驳回。小红帽说我既然尿意重,那就在睡铺旁边站着学习。我站了一会会,实在受不了了。就地脱裤子尿了一滩。小红帽大怒,群情也激愤,认为我反复破坏规矩,要惩罚我。
小红帽制止了沸腾的怨气,说让我先把尿收拾了擦干净,然后等监室的领队来,把我干的事全告诉领队,全程有监控,让领队重重惩罚我。
我厉声拒绝了她们要我擦净地上尿的要求。“你们先逼人杀人,现在还要逼人打扫案发现场?我拒绝!”
小红帽更加愤怒。一直不停地说等领队民警来我就完蛋了。
值此我一战成名。屎尿之事迅速在全所传开。后来提审我的领导全都问我,一个女人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我读那么多书都读到哪里去了?!圣贤是这么教我做人的吗?
怎么能?这是人的本能啊。
你们穿上制服,读着几本书,拿着手铐,戴着小红帽,就有权利连人最基本的生理能力都要控制了是吗?
领队很快出现了。我与领队爆发了一场极其剧烈的交手。这次交手之后,绝大多数小红帽都不再限制我。而大家开始以向领队检举揭发我为乐。和领队搭讪的非常开心。甚至连一位68岁一直沉默做良民的大姐都下场参与控诉我的种种不守规矩。一时之间,我成了监室的生命源泉,所有人都焕发出了青春活力。

“谨慎对某瓣App截图-实测 iOS 客户端截图某瓣帖子,经调色后可以发现标题下方存在一行小字,内容是uid、tid和截图时间,某瓣可以轻松追踪截图者是谁。”

>编辑记录真有意思,先加了“彻查真相”的话题又去掉,后来又把最开始带的“严肃追责”话题也去掉了,只剩一个“调查组成立”。

??又蠢又搞笑到我以为是什么国产剧里的反派行为

👇我数了下这条央视新闻编辑了5次,央视组织架构不太清楚,但按照中共级别,基本上就是科级领导看完不满意改一遍,处级领导看完不满意再改一遍……不知道看没看到咱皇上,皇上没看完估计还得改。

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在问中国法律是不是在徐州不适用..他们知道人民日报「揭开“维权”事件的黑幕」是怎么写709人权律师大抓捕事件的吗。
把维权律师和访民总称为犯罪团伙,律师一律都写成无恶不赦的人,把他们参加维权活动的目的写成扬名获利,写他们出狱后也到处插手炒作敏感案事件,但就是不敢写这些敏感案件都是什么。有谁会冒着进监狱的风险帮人维权只是为了拿钱?
分析访民的目的,居然写的是经济利益和拘留补贴。访民还能有什么目的?一个人如果不是被侵犯了权益而政府不作为怎么会变成访民?
看微博有些人权律师也在关注丰县案,估计又要有一波大追捕了,因为这些人站出来举彻查丰县锁链女的牌子只是为了追名逐利和炒作罢了,运气好拘留还能拿拘留补贴。
谁不知道翻一翻中国的政治犯谱十个有八个都是被冒着被毒打的风险去拿拘留补贴的访民呢。

NHK纪录片《激流中国-喉舌与职责》(youtube可看,不过拍得有些松散)拍摄了2005年宣传部对某报社的指示,可见指示是多么密集、多么微观、多么“精细",如指责报纸上的负面报道太多、太集中,广告太多。

我最擔心的事情已經發生了,不是因為中共病毒在香港失控,而是黨媒大公和文匯刊登了習近平要「壓倒一切」的最高指示。壓倒什麼「一切」?徐州豐縣的鎖鏈和人民憤怒的聲音嗎?

显示更早内容
MtF Party


我打开屋檐看到的是蓝天。
Hinc itur ad ast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