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我明白了一个很深的道理,虽然十几年后我才能用语言把它表达出来:当人民不占有生产资料和社会财富时,什么人权民主,全是空话。那天,当我把领到的米放到自行车上向家里走去时,觉得自己已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个比来时的那个小姑娘长大了十岁的人。

——摘自«超新星纪元»

登录以加入对话
MtF Party


我打开屋檐看到的是蓝天。
Hinc itur ad ast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