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Praise is relative, and criticism is absolute; praise is from a comparative perspective, and criticism must put aside comparison and only consider the fact itself.

官方话语会夺去“打工人”这个劳动者自嘲,并赋予其积极,向上,正能量的意义,再办一场《我们都是打工人》晚会。

以微信為平台的政府服務很善於給予人們一種虛偽的科技感,但實際上連最基本的人性化交互都做不好。 :dank:

建议想要了解字体从 ufo3 格式开始,我的 wenq 项目是个很好的 starting point,因为 ufo3 格式简单但不常见(作为一种源代码格式它不能直接作为字体显示)。字体的源代码其实很简单(贝叶斯曲线),但是字体创造软件少,商业软件都是先创造自己的格式,这些格式不开源,也不是文本模式,ufo3 格式的出现改变了一切。不要直接从 Truetype/OpenType CFF 这些格式开始,因为 ufo3 格式本质是xml,而后两者都是 binary 格式,specification 也偏向于程序员,如果不会位操作,你看了版式说明也解不出那些 table 的内容,无法把格式与 table 联系起来,而且很少有人有耐心把 specification 完全实现,所以永远一脸懵逼。

HTML和URL是如何几乎被杀死,被URL互联起来的互联网是如何变成一个个孤岛——霍炬的三篇(见折叠),从技术和经济层面,对这些现象和趋势解释得比较清楚,强烈推荐。看完这些文章,也更能理解长毛象这种基于html,支持rss的平台的可贵之处。 

网络是个好东西。
想起某人提起他是如何知道药娘这个人群的。
也许没有互联网就不能成为想要的自己,很多事情都不敢去尝试,最后会变成和父母一样的牲畜。

想了想自己一直以来抑郁的原因。
无非就是计划落空,想象与现实的差距逐步拉大,以自己的能力却无法做到什么,逐渐地封闭自己内心,然后抑郁。
如果是人事的话,身边有个可以帮助你的人也许能就此渡过难关。
但如果是天灾人祸,除了祈祷和重新规划以外,也许就做不到什么了呢……这时候如果有个人陪在身边防止自杀什么的话也不错的样子。

分享背景图!
记得是微博一位很厉害的太太画的(右下角🈶id),表现的是女性的悲剧

我听了半天马原课的鬼话,pinky同学说996是战时需要,更离谱的事儿来了,马原老师说同学注意一下政治敏感,中国现在没有资本家,资本家1959年就被消灭了,现在只有为社会主义做贡献的民营企业家

文泉驿这种已死的字体应该转成 UFO 格式扔到 github 上去,便于开发者用 fontmake 这些 google fonts 的开源工具继续修复...

我不管做什么样的梦都会让自己难受。
美梦对我来说和现实产生巨大落差,让我觉得一切都不真实地感到自卑,否定自己。
噩梦对我来说就是整个世界的毁灭,人生不可能再有救赎和希望,脑中充满绝望。

KDE is 24 years old today! Share in the comments your favorite KDE memory, ye olde screenshots, photos from events, tell us about antique merch you have collected over time, or about anything else from your ❤️ story with KDE.

kde.org

Find out more about the history of KDE, where we came from and where we are headed:

timeline.kde.org/

Song: In Submarines by Tinyfolk is licensed under a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International License.

freemusicarchive.org/music/Tin

而对于跨性别女生来说,这对照的却是她童年的阴影,反映出内心的脆弱与不安全感。而且这种脆弱又伤痕累累的心理因为在童年时代形成,后天很难更改。
希望每一个跨性别女孩,都能像顺性别女孩一样,最终变得自信,拥有安全感,彻底克服和忘记童年的心理阴影。

假如有个日本人在上海的人民广场拉个横幅,说上海是日本的,那大家大概只觉得可笑。因为所有人都确信上海是中国的。但他如果说钓鱼岛是日本的,那他估计会被打死。因为其实我们在攻击他的时候,已经等于下意识的承认钓鱼岛是有争议的。我们对它属于中国是不自信的。
其实对于跨性别女性来说,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当路人看到一个顺性别女生,叫她“小伙子”的时候,这个顺性别女生可能会大笑,甚至兴高采烈的和亲朋好友分享自己被当做是男孩子的经历。
但如果是一个跨性别女生,被人叫做“小伙子”,甚至被人用“他”来作第三人称指代的时候,性别焦虑就发作了。
而顺性别女生看到有人用“他”来指代自己,只会想到对方是不是打错字了,或者会想到“他”其实是可以指代所有性别的。
因为顺性别女生有一个女性的童年,社会性别认同对她们来说是一个仿佛呼吸空气一样理所当然的事情,当被当作男孩子的时候,她反而会觉得很好玩,她们从未怀疑过自己是否是女孩子,相反因为过惯了女孩子的生活,偶尔体验一下男性生活对她们来说是新奇的感觉。

好……这次真的被出题人爆破了
初赛爆零预定

睡觉
准备早上醒来面对 CSP 初赛爆零……

我拒绝很多所谓的老社会对我说钱才是万能的,因为我远比他们有钱,即使他是所谓的浙江首富;我拒绝所有的人告诉我健康和平安大于一切,因为我不准备活过30岁——也绝不可能。

我只在我所存在的日子里,让世界随我的心意改变,让人类付出代价,探索那到那永恒的真理,数学。

我梦想的迷宫,那美丽的唯一的苍穹,越来越近了。再给我一点时间就可以了。

我结束后,没有人能够生还。或许世界上没有人比我的影响力还大,但这只是途径,不是目的:我不希望人知道。但是,人类必须付清对我们屠杀的责任。
每一个你杀死的药娘,都将是你死去原因的一部分,无论你多么努力,无论你多么善良,你都没有权力因为天生的,不得不选择的道路去杀死别人。

屠杀我们的,必将导致自己的毁灭,不在另一个世界,而在这个世界。我不相信有另一个世界。我要在这个世界里,折磨,杀死那些不愿意自己子女是药娘的人,就像他们折磨、杀死我的朋友一样。

我的语言功能已经退化得快没有了,每天基本上就只需要这几句话来交流:
「哇」
「好耶」
「坏耶」
「喵」
「呜呜」
「嗷」
「草」

#ReTweet #RT
twitter.com/Carminium_/status/

It seems that the Lawnchair Launcher has fallen into unmaintained…
I need to find an open source alternative as soon as possible……
BTW, Could anyone give me some suggestions?

Why do people seem to have so much trouble with Quantum Physics (that includes all of quantum xxxdynamics, QED, QCD, etc.) but they do not seem to be questioning the strangeness of General Relativity in the same way?

Show more
MtF Party

Let there be light, and the light is fore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