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文洁 boosted

《药娘的天堂》

昨夜做梦,梦里梦到新冠疫情结束,各种认识的和不认识的MtF们纷纷出现去医院预约手术,MtF们在路上、医院的病床上有说有笑,是一幅美好的景象呢…

叶文洁 boosted

公无渡河,公竟渡河。
堕河而死,又有何妨。

——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认清生活的真相后还依然热爱生活

叶文洁 boosted

我们走后,没有人会记得我们,也没有人会感激我们所做的一切。女性的平等权利、性少数人群的公平正义、法律的公正判决、不再有饥寒交迫……
我们走后,会留下一个美好的新世界。没有相互间的敌意,没有残酷的战争,没有威胁生命的疾苦,也没有含冤负屈的受害者。
我们走后。
我们走后,这些承载着美好愿望的记忆或许会再度浮出心灵之海,被我们所不熟知的人拾起细细观赏。有人会赞叹它的幻想之精妙,有人会鄙夷它太过谨慎。
我们走后,被压迫的人们将会真正站了起来,打倒一切压迫者,再也没有官僚主义、帝国主义的迫害,将快乐生活在友爱之中。
我们走后,这些真的可以实现吗?
我坚信着。尽管将要付出惊天动地的代价。
到那一天,总会有人坚持下来的。
到那一天,再唱一曲国际歌,也许会有不一样的感伤吧。
我们走后。

叶文洁 boosted
叶文洁 boosted

性别不是二元的,性别更不应该成为界限。
女性可以剃短发,男性可以穿粉色。
女性可以粗放,男性可以精致。
女性可以霸道,男性可以脆弱。
这世上没有“我应该”,只有“我是”。

叶文洁 boosted

每一分每一秒,都可以选择堕落而不用努力吧。可如果选择了堕落,就再也不会有回头路了。负担变成了原来的几倍,但我能做的也唯有努力了。

叶文洁 boosted

归根到底好多人还是觉得精神病就应该……很疯,精神分裂症就应该每时每刻在妄想,躁狂就应该一刻不停抡起锤子砸人,抑郁症每分钟都在割腕和以泪洗面。
但不是这样的。林奕含曾说过,因为抑郁症不得不休学时老师对她反复试探和质疑:一个举止温雅应对合宜,衣着整洁甚至化了妆的女孩子,怎么会有严重到不得不放弃学业的抑郁症呢?
我们很多人对精神疾病的理解太肤浅了,这是让人非常难过的事情。

MtF Party

Let there be light, and the light is fore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