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是看到自杀的,好难受!
我不知道那些说“不支持不反对”的在这种时候还有没有脸说得出口。
不过估计他们还是会这么想的,反正他们也没有人性!

显示全部对话

北航有一个mtf昨天早上吃药自杀,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记得之前还有哪一个大学自杀的也疑似mtf😢

“主流”对其指涉对象的局限,源自民族主体通过其源远流长的言语方式进行的结构化垄断。

Wersady 转嘟

@allhaillt
秦地的“不支持不反对”换个说法就是“不支持性少数群体发声,但是不反对对性少数群体的歧视,对待恐同「默言宽容」”。父权制这一压迫体系会组织并鼓励那些受压迫的群体保持静默,对于支撑自己特权的事实,处于特权阶层群体也会倾向于不去关系,这恰恰是一种傲慢。

无论是保持沉默,还是默许少数群体的困境是一种合理的,特权阶层总会拿出一种“伪善”的姿态--明明就是在反对,却又不好直接反对,于是把它包装成不合理的「政治正确」的霸权,各种“虽然我支持性少数群体,但是……”扭捏的姿态显得无比可笑。

MtF Party


我打开屋檐看到的是蓝天。
Hinc itur ad ast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