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伤害的民族感情到底是什么呢。
是三鹿奶粉加三聚氰胺重创全国奶业,造成十多年来国人对奶粉失信吗?不是。龙头奶业已经完成对牛奶的行业标准制定,涉事企业除了一个三鹿其他都活得好好的。
是程序员们集体抵制996,声势浩大众人皆知,却最终再无声音,企业家纷纷推行狼性文化,违背劳动法吗?不是,劳动法已经被改,996已经扩大到全部行业。
是计划生育百日无婴吗?陕西孕妇冯建梅被强制引产,她和死胎躺在病床上的照片轰动了世界。事后,冯建梅不止一次被村民质问道:事情闹这么大干什么,以前大月份被(强制)引产的人不是很多嘛,哪有像你们这样让外国人看笑话的。
不是,人太健忘了,二胎政策出来,已经忘记差不多了。
侮辱女大学生性骚扰女大学生这些都不曾伤害民族感情,但一句“支那老鼠”伤害了。如果大家在对这个词的敏感程度稍微移一点给那些女性群体弱势群体,大概各种对女性的恶性事件是真的会减少一半。也不会出现女同性恋被强奸在第一次报案时,警察说“你等同性恋合法了再来报案”。
希望有一天,每个被伤害的微小个体都能算伤害民族感情。女性被侮辱被歧视被性骚扰时候,官方都能立刻出来开除学生。

@josephinapace 我说点我的想法:顺性别直男天生处在一个“我是理所当然的,人就应该是我这个样子”的状态,就他本身是一个标准,一个模板,他不需要去寻找自己的位置,他就是标准。哲学有个永恒命题是「我是谁」,其他不符合这个标准的人,在不能被(大体)准确描述的时候就会有一种不知归属的迷茫。语言塑造思想,没有这个词的时候,你就不知道有这个东西。我们看这个不是说要把自己塞进某一个标准,用一个词来概括定义自己,而是自我探索,脱离传统二元语境去了解自己。

翻找旧微博时看到一段关于#男性凝视 的——
“如果女性作者形容异性时跟男性作者形容异性时是一个风格的话”感觉就是--> “他走下楼梯,可以看到他软掉的丁丁在内裤里贴着身体,毛茸茸的年轻活力的蛋蛋在下面挂着晃来晃去” ​​​​

停止焦虑第二步:
向周围得寸进尺使我焦虑的人,明确而清晰地表达出:你使我焦虑了我现在脑子不太正常快滚不然杀了你再自杀

《药娘的天堂》

昨夜做梦,梦里梦到新冠疫情结束,各种认识的和不认识的MtF们纷纷出现去医院预约手术,MtF们在路上、医院的病床上有说有笑,是一幅美好的景象呢…

每天白天在学校各种高强度运转,放学回家写作业写到半夜一点然后睡觉,第二天继续循环,完全没有时间精力犯gd了,也许反倒算是个好事......

这个世界上的网络蛆虫和敌人实在是太多了,骂不完诅咒不完的,哪怕将它们屠杀殆尽也会颇费人力物力。
我们要做的正是不要被蛆虫们打搅,努力向上生长以获得更强的能力与更高的地位,并和同伴们进行适当的组织、联合,才能获得个人的幸福与真正对蛆虫们进行降维打击和彻底压制的能力。
对付网上狂吠乱咬的蛆虫的最佳办法是将其搁置一旁不加理会,并通过自己的努力将它们集体送下地狱。当然,在此之前尽最大努力诅咒谩骂它们未尝不可,只是不要因此影响了自己的正常生活就好。

对于某位反跨斗士的评论的回应 - 寒川明日香的文章 - 知乎
zhuanlan.zhihu.com/p/169614275

发现一个奇怪的事情:
口周的那些可恶的毛发被我拔掉后消停了很多,也几乎没有留疤痕,新长出来的目前是越来越少了,但是小腿上的一些毛就很坑爹,拔完原地继续长,还会留疤,好难看呜呜呜
据说人体毛发分为比较刚的硬毛和比较顺从的毳毛,硬毛比如头发等等拔完会继续长,毳毛本身就比较细弱浅色,拔完一次基本上就消停了
所以难道是嘴巴周边的都是毳毛,小腿上是硬毛?可是胡须好像属于硬毛??还是说因为它刚开始长所以好对付【疑惑】

开学这几天来gd没那么严重了,准确地说是因为天天忙到一点两点(高一刚开学要不要这么狠啊)就没时间想别的了,班里英语大神好多啊,感觉严重打击我的自信了,我还是好好补英语吧😭

I sincerely admire the GREAT KHITAN GOVT, which affirms its "INCLUSIVENESS" to the LGBTQs diplomatically, and keep supporting these GREAT companies at the same time, it's truly egregious although probably different part of the govt do this. By the way, now I'll definitely feel badly sick if I see words like "military" and "physical training". How great this govt and this world are, damn it.

一滴水若是单独在某处,它很容易蒸发而人们易于看见,为它惋惜抑或不惋惜;而它若是汇入大海,它同样会蒸发只不过再也没有人能看到它的蒸发了,而且与它一同蒸发的还有千万滴水珠,鲜有人发现它们并为它们惋惜。这就是可怕的集体压迫,集体疯狂。

被迫剪头发,果然逃不过我们契丹的特色暴行。

初中分完班了,好消息是暂时没有管什么头发问题,虽然我头发连眉毛都没到,但愿日后不要再次见到我们伟大的契丹人民共和国教育界的特色暴行
坏消息是没有和初中的姐妹在一个班,班里好多理工男估计完全聊不来了,希望不要被姐妹抛弃了(我还没跟她出柜呢)

计数:
前天出现男性化性冲动一次,昨天出现两次,前天之前和今天都没有过,八月共约这三次。
呜呜呜,好想让这种男性化的东西永远逝去呀😭

整天张口闭口“国家民族兴衰”“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中华民族这样下去会堕落”的人,奇异地恰好大部分都反对性别刻板印象消除,也对跨性别者往往不友善。现在看多了这样的人我都快出条件反射了,每每想怼回去“那就让全民族全世界堕落掉,靠压榨排挤少数群体成全集体很光荣吗?我得先保护好自己再考虑什么破民族大义国家兴衰,何况现在不是牺牲个体满足集体的疯狂时代了,把你放到昭和日本你就是神风特攻队组织者吧!”
嘛,实在不想发负能量但看了某些回答恶心到了,还是吐出来了

我好像已经为了不被识别为男性而在许多方面按照世俗刻板印象把自己变得于男性于女性都不太正常了,走路内八字,说话音高提高八度而且声音小......这大概不是什么有积极意义的事情,我要改掉这样的极端习惯。(点头)

想额外说明一下,如果我刷到嘟友们的黑泥嘟点了个赞,一般都代表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你,点赞是抱抱的意思告诉你有人看到了接收到了你不是一个人,或者是“有同感,我是垃圾(。”这样的心情,但并不是轻易地批阅了或者是认同你对自己贬低(尽管与此同时我认同了自己对自己的贬低(。
唉,因为我不是每时每刻都能有精力take care每一位我喜爱的友邻,也经常会失语,所以我点下的favorite不仅仅是一条提醒。希望朋友们能接收到我的爱。猫猫抓过各位挨个亲亲。

很多时候真希望能哭出来
然而经过小时候的压力环境 现在眼泪好像已经枯竭了
一滴也流不出来的样子

Show more
MtF Party

Let there be light, and the light is fore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