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心 转嘟

2020年:你们说武汉肺炎是种族歧视!是宣扬种族仇恨!
2021年:印度变种病毒

锦心 转嘟
锦心 转嘟

在咱国这种畸形教育和法制缺失的影响下,豫章书院式的罪恶机构其实还有很多很多,是一个尚未解决、甚至可以说没有开始解决的问题,然而它也被各方力量有意地消解成一个流行文化的符号,就这样一件充满耻辱的事件已经能满足b站人政治参与的欲望,真是件可悲的事。

显示全部对话
锦心 转嘟

【一个中年人非要劝年轻人快乐】45岁的中年人徐世海混进了成员平均年龄十四五岁的QQ群。在群里,他努力伪装成“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孩子”,听年轻人吐槽学校,聊明星的歌,但是只有一类发言能真正触发徐世海的行动,比如“想死”。他会马上向发言者提交好友申请,并设为“特别关注”,准备私聊,在线开导这些孩子。
之前一个湖北女孩到郑州参观动漫展,被人骗到酒店,拍下裸照,写下欠条,上面有身份证号、家庭住址和父母联系方式。她不敢告诉家人,产生了轻生的念头。徐世海是她的网友,得知她的情况,一边在线开导她,一边报警。还有一次,一名中学生说被同桌掌握了隐私,长期被勒索,他说“不想活了”。徐世海给勒索者打电话,自称是警察,电话那头的声音听上去很稚嫩,紧张得有了哭腔。这通电话后,求助的中学生收到同桌的道歉和欠条。
让徐世海这么做的原因,或许要从去年5月徐世海17岁的大儿子徐浩宇(化名)自杀开始。在亲戚朋友的记忆里,徐浩宇是阳光开朗的,他会在爬山时帮同伴背最重的包,有同学生活费花完了,他会拉着对方一起吃饭。徐世海想知道,自己的孩子是哪一刻想做了自杀的决定。
他开始潜入各种年轻人的QQ群,在群里“潜伏”越久,他越觉得后怕。一些人会公开传递这样的思想——别指望父母、老师能帮你做什么,想改写人生,只有生命重来。这些话使得本就低落的年轻人更加绝望。
不止一个年轻人对徐世海说过,日常烦恼几乎没有出口。一个18岁的男生告诉他,父母觉得他衣食无忧,认定他无病呻吟,老师也常责备他,他变得越来越敏感。一个14岁的男孩也曾留过遗书想自杀,他和母亲、弟弟一起生活,在他看来,母亲太过追求完美,总批评他。他给弟弟做饭,做得不好也被埋怨,感觉自己一无是处。一个上高二的女孩告诉徐世海,她是家里学历最高的,背着全家的期望。可她真的学不进去了。她请假调整状态,父亲说,“你就是在家等死”,不再给她生活费,她开始怀疑亲情。
大儿子去世后,他开始理解当代孩子的压力。他见过有家长不拿孩子的痛苦当回事,还指责孩子不懂事。当事人轻松聊起这些,徐世海则听得心情沉重。在巨大的悲痛中,徐世海选择在网上讲出失子故事,“让别人家参考,不要发生这样的悲剧。毕竟,很多孩子出了问题,家长从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冰点周刊) :sys_link: mp.weixin.qq.com/s/8N2MlU-thP7

:icon_weibo: weibo.com/5890672121/Kel6Uk2Gi

#搜狐新闻

搭着我朋友肩膀下楼
结果被楼下班级认识他的以为我是他女朋友
啊这

锦心 转嘟

草 突然发现自己还是得先学mastodon怎么用,,

几个月没有来这里了
发生了很多事情,不过其实也挺少的

无聊地刷了刷mmpi……
不出所料抑郁和精神衰弱降的差不多了,Mf倒是92
不过这有什么……

MtF Party


我打开屋檐看到的是蓝天。
Hinc itur ad ast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