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这种人生观不象纵欲主义者那样,认为人就是为了追求幸福而活着,但它也不象禁欲主义者那样企求永生,而是直面人生的悲剧性。但是它不逃避这悲剧,而主张人应该在正视人生的残酷和血腥的前提下投入现世生活,每个人都要在充满苦难的抗争中完成自己独特的一生。人生是荒谬的,人是要死的,未来是不可知的,虚无是笼罩于人类头顶的不散的乌云。尽管如此,人无权逃避,生而自由的人别无选择地投入这与荒谬、死亡、不可知密切相关的虚无之中。不要企求会出现终极的奇迹,没有目标,只有过程。徒劳也好,失望也罢,每个人就是要在孤独中尽最大的努力来完成一次明知不可为而强为之的自我创造。因而,在积极的悲观主义者看来,人生的悲剧恰恰不是消极的、否定的,而是积极的、肯定的、最具有创造力的。正因为痛苦生命才有动力,正因为不可知生命才渴望求知,正因为终要死亡才该珍视生命的完成,换言之,正因为这悲剧性的拼搏,才使人的生命充满活力和光辉。在这里,悲剧与真理、与价值、与生命的完成血肉相连。不体验、不正视、不投入这悲剧之中的人,无论以何种方式, 一步也接近不了生命本身。
——《审美与人的自由》

登录以加入对话
MtF Party


我打开屋檐看到的是蓝天。
Hinc itur ad ast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