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想当年在加州最初知道puberty blockers青春期阻滞剂这个东西的时候,对我来说是一个不小的culture shock。。。
以至于我长期几乎不相信青春期阻滞剂的存在。。。

后来在争议中,我坚决站在了支持使用青春期阻滞剂的一方。。为此查阅了很多资料,才相信其存在。。。我非常非常羡慕能使用阻滞剂的跨儿。。。曾经我是有一个机会的,但放弃了,现在只能后悔。。这也是我支持的原因,不想让别人像我一样痛苦。。。

登录以加入对话
MtF Party


我打开屋檐看到的是蓝天。
Hinc itur ad ast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