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对于跨性别女生来说,这对照的却是她童年的阴影,反映出内心的脆弱与不安全感。而且这种脆弱又伤痕累累的心理因为在童年时代形成,后天很难更改。
希望每一个跨性别女孩,都能像顺性别女孩一样,最终变得自信,拥有安全感,彻底克服和忘记童年的心理阴影。

假如有个日本人在上海的人民广场拉个横幅,说上海是日本的,那大家大概只觉得可笑。因为所有人都确信上海是中国的。但他如果说钓鱼岛是日本的,那他估计会被打死。因为其实我们在攻击他的时候,已经等于下意识的承认钓鱼岛是有争议的。我们对它属于中国是不自信的。
其实对于跨性别女性来说,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当路人看到一个顺性别女生,叫她“小伙子”的时候,这个顺性别女生可能会大笑,甚至兴高采烈的和亲朋好友分享自己被当做是男孩子的经历。
但如果是一个跨性别女生,被人叫做“小伙子”,甚至被人用“他”来作第三人称指代的时候,性别焦虑就发作了。
而顺性别女生看到有人用“他”来指代自己,只会想到对方是不是打错字了,或者会想到“他”其实是可以指代所有性别的。
因为顺性别女生有一个女性的童年,社会性别认同对她们来说是一个仿佛呼吸空气一样理所当然的事情,当被当作男孩子的时候,她反而会觉得很好玩,她们从未怀疑过自己是否是女孩子,相反因为过惯了女孩子的生活,偶尔体验一下男性生活对她们来说是新奇的感觉。

寒涟漪 boosted
寒涟漪 boosted

我拒绝很多所谓的老社会对我说钱才是万能的,因为我远比他们有钱,即使他是所谓的浙江首富;我拒绝所有的人告诉我健康和平安大于一切,因为我不准备活过30岁——也绝不可能。

我只在我所存在的日子里,让世界随我的心意改变,让人类付出代价,探索那到那永恒的真理,数学。

我梦想的迷宫,那美丽的唯一的苍穹,越来越近了。再给我一点时间就可以了。

我结束后,没有人能够生还。或许世界上没有人比我的影响力还大,但这只是途径,不是目的:我不希望人知道。但是,人类必须付清对我们屠杀的责任。
每一个你杀死的药娘,都将是你死去原因的一部分,无论你多么努力,无论你多么善良,你都没有权力因为天生的,不得不选择的道路去杀死别人。

屠杀我们的,必将导致自己的毁灭,不在另一个世界,而在这个世界。我不相信有另一个世界。我要在这个世界里,折磨,杀死那些不愿意自己子女是药娘的人,就像他们折磨、杀死我的朋友一样。

MtF Party

Let there be light, and the light is fore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