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是让对方感受到自己变好更重要,还是对方真的在变好更重要呢?
这两者虽然大多数时候是统一的,但也有时是矛盾的
是选择“为了对方好”,哪怕对方仇视自己?
还是选择“对方想要什么,就给什么”,只负责把对方哄开心,哪怕牺牲未来?

今天下午三点左右我的QQ号(26322490)被封了,有事情请联系我的备用QQ号3560864074

海水退潮后,大量的鱼被搁浅在海滩上。一个小男孩见状,开始拾起鱼一条一条地往海里扔。一个路过的人不理解:“这么多鱼,你救得过来吗?”小男孩一边救鱼一边回答说:“这条鱼在乎。”随即又将一条鱼扔回了大海。

死亡风险最高的,恰恰是那些社交圈狭窄的独居药娘,她们几乎不认识什么朋友,有的甚至没接触过药圈,这些人最难被发现,却是最危险的,就连她们的死亡,也常常是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人海里,连死了都没人知道

我一直认为我对我所在城市所有药娘的生命安全负有责任和义务
因为如果一个药娘在其他城市,我尚且可以用“对方离我所在的地方太远,我鞭长莫及”来安慰自己,但是如果对方和我在同一个城市,我最慢也可以打车俩小时赶到对方住的地方,那我无论如何都没有任何理由可以去用“鞭长莫及”来为自己开脱了
来武汉之前,我在深圳建立了涵盖超过2000个深圳药娘的信息库,用尽几乎所有方法保证深圳的药娘的自杀死亡率趋近为0。但是我在我明知道我以后四年都会常住武汉的情况下,我却没有第一时间去建立武汉药娘的信息库,没有去掌握武汉药娘的尽可能多的信息
而这次的悲剧,也正是我的怠惰导致的。而我,原本有能力可以阻止这样的悲剧发生。对方居住的地方离我这不过才三十多公里,我打个车就能触手可及的地方,那颗闪耀的星星永远陨落在了我的泪水里

情绪崩掉了,彻底崩掉了,最终还是得到了最不愿意听到的噩耗

《我们应该如何面对和处理自己的性别焦虑》这篇文章从初稿到现在已经快一年多了……一直因为害怕给其他人造成误导反反复复的修修改改,但又因为太忙经常搁置在草稿本里面几个月都不动一下

我多希望这个世界存在灵魂、鬼魂呀……

唉,我状态好崩,我恨我自己的无能
我也许能阻止这样的事情一次,两次,甚至十次,一百次
但只要我做的永远都会有疏忽的地方
这样的事情依然就会发生
不能在最需要的时候所能给予的帮助,最孤独的时候给予的陪伴
等人死了以后再来哭丧,又有什么意义呢
哪怕在刚刚知道这样的消息的时候,哪怕在最开始的时间放下手中的事情打车赶过去
又有什么意义呢
所谓早发现,早预防……也许有办法扩大规模,哪怕有穷尽……
其实……只要把人抱过来抱抱就好了……

唉,这两天因为那位武汉的药娘的事情破防了
尽管我至始至终都不认识她
但是她的经历让我想到了很多往事
我只希望我还能再联系到她
只希望她现在还活着
我会帮她能一直活下去

诶…尽管同样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很多次了,但很多药娘真的仅仅是单纯想要一个人陪在自己身边而已…如果有人陪在身边就不会自杀,真的不仅仅只是说来听听的…

22年6月7日

今天早八,七点钟从宿舍床上爬起来,然后上课到12点,之后我立刻从学校赶回了家,学校封校,一如既往用的是伪造的请假条

一个药娘今天也从我这出发回老家了,我中午把她送到地铁站,她在外面流浪的这一年大部分时间都找不到工作,家里人许诺她回去后就能给她找到月薪一万的工作,帮她拿到大专毕业证,买房子,结果晚上她到了家第一天她就开始后悔了。

下午家里来了四个药娘

A天天闹自杀,B是我找来照顾她的。她们刚到家放下行李就去武汉的医院去住院了。A刚被查出急性疾病。

C原本陪着江苏的一个药娘防止对方自杀,来的武汉,结果受不了对方,躲开了。

D一个月前来武汉陪伴武汉另一个药娘,过了半个月之后实在受不了对方,想离开,对方缠着不放。最后还是离开了,然后对方真自杀了,失联三天。

我知道这事后立刻带着她又去那位自杀的武汉药娘家看了一看,来回跑了五个小时,跑遍了她家,附近的所有医院,最终只得到了对方两天前被120拉去住院的消息,是死是活也不知道。

到了晚上,住我这单间的一个药娘又在电话里和家里人起矛盾,半夜12点跑出去闹自杀,我不得不又从学校里跑出来追人,最后折腾到凌晨三点

今天又早八

22年6月5日

一如既往的焦头烂额,一如既往的只睡不到5小时

白天是课,手机上是处理不完的事情

行动是数不清的各种突发情况

今天晚上八点原本已经打算早点休息,好好补补这段时间的觉

又要半夜跑出去……然后被一个精分药娘折腾到现在,明天满课,我都不知道我怎么过

今天收获也不是也没有,梯子终于好了

22年6月4日

今天给一个家暴党的药娘送药,结果送到一半q号被封了,解封需要联系人工客服,人工客服恰好下班,于是qq号直到现在都还被封着,也耽误了很多事情

梯子这几天一直无法使用,也无法翻墙

唉……半夜去医院急诊,又是急性肠胃炎

和上次一样,做事做着做着突然昏睡过去了
醒来发现自己睡了俩小时,还是坐在椅子上
不同的是上次好歹还梦游到床上,这次没有,我猜测可能是宿舍梯子太难爬?
说实话,也还好这种昏睡只是偶尔发生,而且一般发生在我连续好几天只睡三四个小时的情况
如果经常发生那我要去世了,干活干着干着突然人没了

感觉有的MtF之所以吃糖,并不是为了追求吃糖对身体带来的变化和效果,而是“吃糖”这件事情本身

我从来不介意在连锁餐厅捡其他客人留剩下来的饭菜吃,而很多药娘曾经在流浪的时候,也是这么过来的
而那些生来衣食住行无忧的人,无法想象这样的生活,也不足为奇

好不容易留的半长发,又要剪了……

显示更早内容
MtF Party


我打开屋檐看到的是蓝天。
Hinc itur ad ast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