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是个好东西。
想起某人提起他是如何知道药娘这个人群的。
也许没有互联网就不能成为想要的自己,很多事情都不敢去尝试,最后会变成和父母一样的牲畜。

想了想自己一直以来抑郁的原因。
无非就是计划落空,想象与现实的差距逐步拉大,以自己的能力却无法做到什么,逐渐地封闭自己内心,然后抑郁。
如果是人事的话,身边有个可以帮助你的人也许能就此渡过难关。
但如果是天灾人祸,除了祈祷和重新规划以外,也许就做不到什么了呢……这时候如果有个人陪在身边防止自杀什么的话也不错的样子。

我不管做什么样的梦都会让自己难受。
美梦对我来说和现实产生巨大落差,让我觉得一切都不真实地感到自卑,否定自己。
噩梦对我来说就是整个世界的毁灭,人生不可能再有救赎和希望,脑中充满绝望。

父母千刀万剐10遍、100遍都不为过。
随着我知道的事情越来越多,我明白了小时候父母对我所做的一切:聚众赌博、家暴、家庭绑架等。以上无一例外都触犯法律。
在不惜触犯法律的情况下,也要让我痛苦,也要毁掉我。在明知道这样做会毁掉我的情况下还厚颜无耻的明知故犯,被人性所诱惑不惜毁掉一切。还要求我长大要给他们回报,简直不把孩子当人看。
在这些“家长”眼里,孩子就不再是孩子了,是他们利用来谋取利益的工具。有句话不是说的好嘛,越穷越多生。
说来我父母可真是反面教材的“标本”,从小把我放养在朋友家,对我的所有漠不关心,对我受到的伤害视而不见,对我违抗他们的指令施以暴力,对我的学习和成长不花分毫精力。等长大一点,聚众赌博来影响我的学习,知道我会反抗了,不惜流血对我暴力相向。再长大一点,用道德绑架的手段来要挟我,对我的一切请求开始说”不“,反倒要每次求他们他们才会给予同意,18岁以前的生活就像一个奴隶。
等到真正有了点资本才脱离那个囚笼,去外地一个人生活才得到了想要的自由。可以做那个想要成为的自己。一切才开始变好……

赵:“这人的疤和肉黏在一起了!”
护:“噢噢噢是的。“
护:“这个人的喉结好像比以前所有遇到过做的人的都要大吖。”
赵:“是啊,这才一年。增生的太快了。”
赵:“疤和肉和增生黏一起来回割费劲死了。”
赵:“你看这薄薄的一层是气管,已经割到底了。“

《药娘的天堂》

昨夜做梦,梦里梦到新冠疫情结束,各种认识的和不认识的MtF们纷纷出现去医院预约手术,MtF们在路上、医院的病床上有说有笑,是一幅美好的景象呢…

5sWind boosted

地球上的资源是有限的。
当人们争先恐后地掠夺,分配给每个人的资源也会越来越少。
这也是我为什么之前一直认为中国人甚至地球人死一半的话世界会变得更好,因为人均可分配资源变多了。不必天天内卷争个你死我活。

5sWind boosted

来欣赏一下刚刚发布的一亿研发投入的 鸿蒙2.0 系统。对于会 安卓系统 开发的人来说,学习该系统的开发将会非常容易,因为它就是……(嘘)

9月10日 教師節
同時也是 世界防自殺日

5sWind boosted

仔细想想国内好像不需要“创新”这种东西。
中国从小到大的教育方式大概无一例外是培养“听话的好孩子”,而不是具有“独立思考能力”的孩子。几十年了这种教育方式没变过。甚至近年来某些高校甚至把创新、自由等具有独立思考意味的词汇从校规删除。所以现在的社会现状就是,从小听父母话的孩子,到了学校要听老师的话,出社会了要听领导的话,且不会对那些观点去质疑和思考,一辈子按部就班可能一生就这么过去了。

2020年3月7号最后一例手术。
2020年8月23号预计再开放。
正好恰巧被夹在中间……而且还是错过了毕业前的最佳手术机会……该不该称之为“运气”呢……

Show thread

当两个最不可控因素摆在你眼前的时候,有些情况下真的很无奈……
疫情和父母,刚好是把我所有可以手术的选择给划上了删除号。
如果我现在选择延毕一年,明年疫情会不会再次爆发不可控,如果真是这样,那么难道我要再延毕一年么?
上面提到的是国外手术的情况,国内手术这条路已经彻底被父母堵死了。现在是国外出不去,国内无法操作。即使能出去,也不知道具体时间点,不知道时间点也就没办法规划。
看来最后只好落得一张性别“男”的毕业/学位证了。

「吸毒、滥用药物、喝酒、赌博,大家都会变成自己讨厌的大人。」

5sWind boosted

I sincerely admire the GREAT KHITAN GOVT, which affirms its "INCLUSIVENESS" to the LGBTQs diplomatically, and keep supporting these GREAT companies at the same time, it's truly egregious although probably different part of the govt do this. By the way, now I'll definitely feel badly sick if I see words like "military" and "physical training". How great this govt and this world are, damn it.

即使自己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还是虚伪地过着每一天…
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人要吃饭…
说起来还真是好笑,因为生理却要放弃精神上的东西。
那样和行尸走肉又有什么区别呢?
有句话说得是好,有些人没有你那样的起点和条件。
所以那些人就应该放弃奔跑或者抵抗么?不是。TA们会继续奔跑,只不过会成为脖子被套上绳一样的奴隶成为社会的齿轮转轴。

回忆着以前在校园经历过的事情就像幻灯片一样回放在脑海里。
明明能够做出改变,却被麻木的自己浪费了最好的时光。
如果可以记忆置换让我现在的记忆替换掉那时候的记忆就好了…

今天才听说复旦耳鼻喉科的陈臻医生离职了……
我在他那里还有去年约的治疗,因为疫情原因另一个手术上半年没做成,然后一直拖到一直没机会去陈臻医生那……
感觉好倒霉,我自杀吧。

但我不觉得不工作整天在家躺着等死的父母有什么对峙的必要。

Show thread
Show more
MtF Party

Let there be light, and the light is forever.